欢迎来到 - 868才能网 !  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经典语句 > 经典语句 >

站在短视频风口的网红

时间:2019-08-14 04:15 点击:
早春的哈尔滨依然色彩单调,然而在移动终端的视频里,以冰城为坐标的网红和背后的经纪公司却早已是草长莺飞,风光无限。

  早春的哈尔滨依然色彩单调,然而在移动终端的视频里,以冰城为坐标的网红和背后的经纪公司却早已是草长莺飞,风光无限。

  新华网在去年毕业季的调查统计显示,54%的“95后”最向往的新兴职业为主播、网红

  网红创业的冰城青年,每天工作10到16个小时,用勤奋刻苦和认真钻研获得成功。他们亲身实践印证着财富之路并没有封闭,站在互联网经济的每一个风口,都能改变命运。

  冰城第一代网红

  7年时间从直播、代言到推出自己品牌

站在短视频风口的网红

安安(右一)在拍摄短视频

  “我现在每周代言上千种产品,给企业拍个短视频至少2万元起,出场费10万元到20万元之间,包年短视频制作费用也是百万元起,每年进账怎么也有四五百万元吧。”在南岗凯德广场四楼的一家小清新书店里,安安和她的女搭档正和摄影团队商量如何拍摄当天的短视频,一头黄色的短发、瘦小的身材让人一时恍惚:“安能辨我是雌雄!”

  开着扎眼的蓝色保时捷,拥有自己的视频制作工作室,作为冰城第一代网络捧红的素人,安安今年其实才25岁,而从事网络直播已有7年,她在“抖音”“花椒”等平台上的粉丝超过50万。仅花椒一个平台上的粉丝就打赏3553.4万花椒币,相当于355.34万元人民币。

  安安的真名叫苑小安,哈尔滨人。2011年高中毕业后,她先后在上海影楼做过摄影跟班,后来又兼职做模特,父母都是普通人。2012年末,她开始在上海做网络主播。那时的网络直播还是以明星直播为主,像安安这样的“素人”走上直播台,或许正是因为流行的中性风格。

  “那时只能在凌晨前后大主播们睡觉了才能轮到我们。”安安说,经过长时间观察,她发现凌晨3点半到上午10点之间是网络直播间人气最旺的时段,这个时间段光顾直播间的都是晚上睡不着、心里有愁事的人。“有倒班工人,也有家庭主妇,还有个体小老板,他们都想找个心理寄托和安慰。”安安说,因为和一个粉丝聊得好,他一个月打赏给安安几十万元礼物,一年下来,光粉丝们打赏的钱就有400多万元。

  那几年,安安在几个平台间频繁走台直播,“几乎天天有直播,最短的两个小时,最长的8个小时,有一次我从晚上六七点钟开始播,一直播到凌晨1点半,蒙头睡了两个小时,3点钟再爬起来直播。”在直播过程中,跟所有主播一样,安安要不停地说,唱歌、讲笑话,与留言网友互动,最多的一次直播有七八十万人同时在线观看。

  眼下,安安正在加速自己的流量变现,除了定期在各大平台发布制作的美妆、服装短视频,她现在更倾向于制作具有一定故事性的情感短片,让不同年龄段的观看者产生共鸣。同时,她还开发了自己的美妆品牌“博瑞丽安”,目前已由厂家代工生产出养生保健口红、唇膏、面膜等产品。

  “我的工作室还签下了10多个具有发展潜力的网红达人,在帮助他们成长的同时,也最大限度地宣传推广我的品牌。”安安说。

  安安从微博转战各大直播平台,成立自己的工作室,2018年末又一头扎入短视频“蓝海”。在哈尔滨像安安一样的短视频红人数不胜数,但能像她一样每次都能迅速转身,抓住网络视频互动顶级商机的却不多。

  据哈尔滨抖擞文化传媒公司总经理高文鹏介绍,网红说白了是一种形式的创业。最早出名的第一批网红一定是有特点的,比如唱歌、跳舞或者特别能吃,长得有识别度等。比如猫妹妹在直播中可以一次吃100个鸡蛋,连吃6个小时不停。安安可以女扮男装,演绎中性风。第一代的直播网红淘汰率很高,基本在90%以上。很多主播经过包装开播半个月收到的礼物也只有几百元,就被淘汰了。大部分“一代网红”已迅速隐没,少部分还停留在唱跳、搞怪类的直播上,还有一些甚至患上抑郁症,因为很多网红受限于网络,感觉完全不了解真实世界。

  冰城第二代网红:

  猛冲短视频市场,寻找变现突破口

站在短视频风口的网红

逸尘(左一)在拍摄短视频。

  今年还在哈尔滨商业大学职教学院会计专业念大三的代林,是从2019年1月才加入到短视频江湖“厮杀”中的。网上他的名字叫“逸尘”,这个像偶像剧男主的名字确实跟他的气质比较相称:清瘦、高挑、白皙。

  “当时就是看人家做得挺好的,自己也想尝试一下。”逸尘在两个同学的配合下,以寝室、教室、校园为主要场景,以幽默搞笑的方式演绎校园生活的方方面面。让逸尘没有想到的是,这些原创作品在不到一个月时间里迅速传播,其中一个短视频两三天内获得200万次点击,一夜之间涨粉10万+,此后两三个月逸尘发布70多个短视频作品,粉丝量飞涨到53万。

  先后有十几家短视频经纪公司抛来“橄榄枝”,这让几个小伙伴受宠若惊。一番筛选后,逸尘选择北京无忧传媒公司,一家专注培育网红的经纪公司,他将与该公司签约的100多名网红一起作为“优绩成长股”培养。

  作为一个成长期的网红,逸尘的作息代表了大部分热衷短视频拍摄人的日常。除了正常学校课程外,逸尘每天花大量时间在刷短视频,“看看别人都在拍什么内容,哪些内容获得的点赞多,和小伙伴研究人家视频是怎么拍的,怎么剪的。”为了牢牢拴住粉丝,逸尘几乎每天都要推出一个新短片。制作的过程有时几分钟就搞定,有时则要折腾几个小时才会满意。“其实你们看到的都是表面的风光。”2019年1月7日22时18分,逸尘在朋友圈发出这样的感叹,就在几天前,也是在这么晚的时间,他写道:“刚下班真好”。

  “我打算在一年内涨粉到200万,到时候或许会有商业代言之类的收益。”然而,理想丰满,现实骨感。一战闯出名气后播出的视频并没像他想象的那样一路涨粉,而是停滞不动了。为了提高短片质量,逸尘和小伙伴从父母处借来2万多元,用于购买相机、灯具、反光板等设备。只有投入,没有产出,这让逸尘刚刚开始的创业之路遭遇“瓶颈”。他反思,可能作品没引起共鸣,观众的审美疲劳也来得太快。

  快速变化的互联网市场让逸尘对未来有些不确定,“我家是木兰农村的,父母都是普通农民,他们都知道我在做这个事情,并没反对。他们说,只要干自己想干的事就行。”逸尘说,还没想好毕业后是否坚持下去。
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